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香港马会资料 >
求宋丹丹黄宏小品 送礼
发布日期:2019-08-20 18:1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女:俺家大拿在维修车间干了三十年了,人老实,技术好,每年的什么劳模、标兵、先进是转着圈的往家拿,可快50岁的人啦,就是在政治上不追求进步,仗着有点破本事,把谁都不放在眼里,活没少干,好没多落。到现在啊,当了个班长还是副的。这不,厂里又要评高级技师了,我说让他找找厂长,给优先考虑考虑, 谁知这家伙死活不干,今让我给逼出来,大拿你快点。

  男:本人今年48,设备上啥事都不怕。不信咱们试试看,哎老婆我是玩不转。叫啥,本人姓郭,叫大拿,大小问题全拿下,人送外号叫大拿,身体也没啥毛病,就是有点出虚汗、腰酸、腿没劲,医生说叫肾亏。(向观众,别笑,你到这岁数也亏)今天可是有点惨,给厂长送礼咱不沾,送多了咱们拿不起,送少了谁也不稀罕,这叫老革命遇到新问题,傻老婆逼着我去违纪。 这送礼的活也不好干,还不如小偷去偷钱。(拿手挡脸,娘呀,咋这么多熟人)

  女:大拿,大拿,你怎么鬼鬼祟祟的象个小偷,咱是去厂长家串个门,你大大方方的不行吗。

  男:串门?你说的轻巧,那厂长家的门是你串的吗?谁大拿,别人叫我大拿还能接受,你叫我可不敢当,在家全是你拿我。

  女:行了,行了——唉,你怎么老往黑影里走?这黑灯瞎火的,怎么还带上黑眼镜了,你以为你是电影明星啊。知道的,你是串门了,不知道的,还以为你是踩点的。

  男:我是紧跟着你走,你放着水泥路不走,偏走那树底下,你看看,那小草都让你踩倒了一溜。

  女:哦,(往脚下看),我说那,我还以为厂长住的地方就是高级,连院子里都铺着地毯。行了,行了,这回见着厂长你可不要乱说话,什么备件质量把关不严、设备管理不细那是你管的事吗?你平时少说几句,多请领导坐坐,还用得着我为你操心吗,整天就屎克郎戴草帽,硬充人物头,费力不落好。进了厂长家, 咱把这些礼品往那一放,看他还能说什么。

  女:这叫感情投资,小子(拍肩膀),你以为人家稀罕你这点东西,这是心。你来了,就证明你和厂长是一条心。眼光放远些,舍不得媳妇怎能套色狼。

  女: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,你也让我长长脸,官太太当不上,也让我混个高级技师的老婆当当。你的徒弟都和你一样当中级技师了,你就不脸红。

  女:你知道啥,这当官不打送礼的。听我的,谦虚的,少说话,别一说起那些破设备,你就比人家主任、厂长还牛。(敲门,) 哟,厂长您在家呀,忙呢?

  女:没客气,真的,我们顺路看看您。也没啥好东西,家里亲戚拿了点土特产,您收下吧!

  厂长:给我补身子?我还用不着吧。老郭师傅平常一分钱当两分使,怎么舍得买得么贵重的礼物呀,这得两月奖金吧。

  女:好你个郭大拿,地球离了你还不转了,神五、神六,没有你,不也照样上天,中东没有你,不也照样打仗,这厂里没有你,那还不出铁了。这都啥年代了,你还敢让厂长等你!?

  厂长:老嫂子,你还真别说,那活离了郭师傅还真干不了。你先消消气,喝点水。我先和郭师傅商量个事。

  男:你掐的比蚊子叮的还疼,再说厂长家哪有蚊子,就是有,那也是人家养的宠物。那个木头脑袋,不是说你啊厂长,你把101 甩了,不就没事了,

  厂长:08?对呀,好你个郭师傅,你可为咱厂解决了一个大难题呀。哎,老嫂子,说说你的事吧。

  厂长:(向观众,这两口子有病,哪有发扬风格还用送礼呀。)哦,这高级技师,郭师傅不想当啊?

  女: 你懂什么?这叫欲擒故纵。是这样啊,厂长,如果有一个比我们家大拿强的,东西你白补,如果没有,你就多考虑考虑我们家大拿,

  厂长:老嫂子,你还别说,我还真有一个人选,本来打算给他颁发证书后,我去他家看看他,正发愁给他买点啥呢。你买的东西正好,就是少了点。

  男:你个傻娘们,话都不会听,人家已经把高级技师都定好了,送多少都得白搭。

  女:都是你天天在厂里瞎忙,早来两天就好了,你看你那窝囊样,当初怎么瞎眼嫁给你。

  男:说清楚当初可是你追的我,要不天天往我屋里跑还轮不上你呢,差点让我犯了原则性错误,多亏党和领导教育有方呀!

  女:郭大拿,你闭嘴。厂长收了东西就好,你总不能让人家收了东西马上办事,那也太没水平了。

  厂长:先别走,那个人正好和你们住在一起,就麻烦你们替我把东西送给他,(向观众)唉,还得让我搭上两瓶好酒,这是地址。

  (王经理斜靠在沙发上,眯着眼睛,面前的茶几上放着一杯茶。里屋传来孩子的笑声。)

  老李:我…叫李文革…是您公司下属农机厂里的技术工人…想请经理您帮个忙……

  老李:是这样的,我们厂要精减员工。我听厂长秘书说这次的精减名单中有我,我——

  妻子(站起身来,笑):哦,是小宝爸爸啊!小宝和我家坤坤是好同学!老王你看他这事……

  老李(站起身来,脸颊通红):我不要你帮忙了!你们就是嫌我的礼轻了!是,我是穷!但我这点自尊还是有的!这世道,是一天不如一天了!(拉小宝)小宝,我们走!

  妻子(气愤):好你个姓李的,你太看低我们老王了!我们家老王什么时候收过人一分礼?!今天都来了好几个送礼的了!你说烦不烦?搞这些东西有意思吗?

  妻子(激动):我们嫌你礼轻?礼再重又怎么样?我们家老王还能有多少日子享受——(抹眼泪)

  妻子:我们家老王脾气一向好,今天来来往往都是送礼的,老王都气得快发病……

  经理:老李啊,刚刚脾气有点不好,别往心里去(拉老李坐下),实在是给这些送礼的人搞怕了。我也听小宝说过你家里的情况,早就想给你安排安排了。你这样的老技工我们是最需要的,厂里要是把你裁了,我坚决不同意!

  老李:经理啊,本来我就怕送礼,这不实在没办法才……喝了点酒壮壮胆子,没想到就说了胡话了,您瞧我这嘴!(打自己的嘴)

  经理:没事儿!我自认为作风还行,您这点“糖衣炮弹”是打不垮我的!好,说说你的事儿吧!

  老李:是这样的,我们厂长说因为财政困难,要裁员20人。可是厂里的生产状况一直很好,钱都哪去了?我在厂里干了20多年了,这说裁就裁,一点交代都不给我们?就算裁我一个,可能我是有什么不足,可这20个人中有7个是厂里的技术骨干!厂长他小舅子,一个姓张的年轻人,天天什么都不干就能拿工资,比我们老技工的工资都高……

  老李(喝了口茶):这不上次厂长借去北京出差的机会,带着小张,还有他女人——在外面包养的——玩了一个多星期!这次厂里买材料,钱居然不够了!这我是听财务科小白说的。我们几个老技工找厂长问情况,他居然不给我们任何解释!我是看着厂子一步一步发展起来的,不能让厂子就这么毁了!他找了个理由要裁掉我们七个人,我……(眼红,抹眼泪)我也没什么文化,就这么些技术,要是真下岗了,可怎么活啊!老婆住在医院里,还等着钱,可这工资也拖了两个多月了……(捂脸,头深深埋下)

  经理:老李啊,你说的情况我也有所耳闻,但没想到这么严重!朱大春这小子太混帐了!(握住老李的双手)老李啊,你放心,我保证你的工作丢不了!

  经理:我会安排的,不能让老技工吃亏啊!朱大春这么搞,厂子迟早是要挎的,我不会让这家伙胡来的!

  经理:没什么!老李啊,以后有什么困难就说,我能帮的一定帮!你要是再拿东西来,那就是骂我了!

  经理:别说了,没关系!小宝和我们家坤坤是好同学,好朋友,咱俩也能成为朋友!

  经理:好,那就这样吧,有什么问题尽管找我!——对了,萍,把咱家那只“庐州烤鸭”拿出来!

  老李:这……千万别……我带给您的东西……再拿回去……这……您,您就收下吧!

  作品立意旨在宣扬众多爱慕钱财的为官为权者中少数的清廉者,强调人与人之间应该真诚交往。

  社会意义为官者自有众多洁身自好,但商人不然。很多有钱人的财富并不是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,一旦有了钱和权之后,便更加放纵,更加贪婪。商人如果能做到王经理这样,奉公守法,不贪不傲,便可以事业顺利,财源广进。人与人之间应该多一些真诚,少一些阿谀、谄媚和欺骗。

  黄宏:现在的女同志呀,是怎么实惠怎么来,婚前婚后两张牌,结婚之前要彩礼,结婚之后要理财呀。

  黄宏:你看照片,这是我吧?(是你)这是我老婆吧?(不一定)不是我老婆,我能这么照相吗?我俩能这么亲密吗?

  林永健:大哥,这说明不了什么,现如今科技日益崛起,在网上你的脑袋拼凑给我,我的屁股拼凑给你,比尔·盖茨能和杨贵妃接吻,秦始皇愣能与布莱尼天天搂在一起。

  黄宏:说实话,你这小模样长得就有些犯法,呀呀呀,这小眼睛长得……今年本命年吧?(大哥,我不属鼠)不可能啊,脸上都写着呢,贼眉鼠眼、贼眉鼠眼的,贼眉鼠眼就这么来的。

  林永健:两口子的关系好比钥匙和锁的关系,过去一把钥匙配一把锁(原配),现在是一把锁配好几把钥匙,(乱配)。

  黄宏:把我当成什么人了,把我当成坏人了?我告诉你们,我从小到大我任何坏事都没干过,我孝敬父母,我抚养儿女,我爱我老婆,这么多年了,我都没有一次外遇,我冤不冤呢。

  董卿:女人有空常美容,老公准像跟屁虫,二十年了,还黏糊,离开一会都不行,烦人!

  黄宏:我从小到大所有的证件都在这存着呢,出生证、学生证、毕业证、工作证、结婚证、独生子女证、绝育证、计划生育光荣证、粮油证、副食证、购油证、购煤证、自行车证、三轮车证、摩托车证、汽车驾驶证、下岗待业证、上岗培训证、公费医疗证、养老保险证、房产证、股权证、身份证,人这辈子怎么这么多的证,我不相信这么多的证证明不了我的身份!

  • Copyright © 2002-2011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